深圳正越来越像硅谷
发布时间:2016-09-09  作者:网易科技   阅读次数:424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人人网

网易科技讯9月9日消息,据Fusion报道,像我们大多数人一样,现年33岁的高磊发现锻炼枯燥而乏味。他喜欢在智能手机上玩视频游戏,并在中国主流消息应用和社交网络微信主办的排行榜上晒出得分。作为来自湖北的交互设计师和开发者,高磊很想将锻炼与玩游戏结合起来。视频游戏需要灵巧和技巧,锻炼也是如此,因此两者之间似乎存在天然联系。高磊从玩Nintendo Wii中获得灵感,开始思考新的视频游戏互动方式。

像硅谷开发软件那样制造硬件

高磊住在深圳,在著名的华强北商业区附近工作。深圳是世界上最大、最著名的硬件制造中心,而华强北商业区则是深圳的中枢。这里最初主要制造自拍杆和气垫板,现在则充斥着代表未来趋势的狂热科技:可利用应用调节唱歌声音的卡拉OK麦克风、USB大小的电脑、可吸附在窗户上的太阳能电池板以及迷你机器人等。

但是华强北商业区只是硬件的一个入口点。在这里,新的创意在进入实体店前,首先会出现在网络上。由于互联网的巨大潜力,正在深圳制造的实体商品现在可以通过网络进行虚拟展示,这种方法与硅谷开发应用和YouTube创作视频类似。在中国,我们正看到近来麦肯锡报告中所谓的“有线公司”崛起,这些公司在某些关键业务领域充分利用互联网。网络帮助他们管理供应链、获取更多不同的融资资源、接触更多客户等。

在这里,生产文化主要是指网络制造世界,因为物理实物也在成为互联网的一部分。现在,许多制造商可以更快地研发和交付硬件产品,速度与研究和提供创意同样快。在未来数年,研发和交付硬件的时间还将大幅缩短。在当今城市中,互联网平台正加快生产效率,并通过共享和迭代实现快速、分散的创新。互联网的应用正满足深圳长期建立的生产环境,为硬件带来实质性改变。

中国目前正处于巨大转型阶段,从主要的制造国度变成创造国度。高磊就属于“新一代人”的一部分,他们正利用互联网的灵活性扩大深圳的能力。在几天之内,他就获得了验证其创意所需的各种东西。他花了10元钱在淘宝上从福建购买了一个握力器,福建距离海边需要9个小时车程,阿里巴巴的高效支付和递送系统为他节省了大量时间和资金。此外,他还从以前的项目中收集到其他所需物品。当收到握力器后,高磊及其团队修改了代码,并增加蓝牙触发机制,他们创造出原型产品:可与手机互动的智能握力器。对于《Flappy Bird》等游戏,它堪称完美设备。

高磊及其团队组建了初创企业Imlab。在深圳,有100多万家中小型企业。这座城市中的硬件初创企业很容易在一天之内联合开发出某种产品的原型,并对其进行测试,找出其未来发展方向。高磊的公司位于Emielab,那里是模拟旧金山成立的联合办公空间、硬件孵化器。墙壁上有许多鼓舞人心的英语箴言,比如“不是你有多屌,而是你要有多屌!!”(It's Not How Good You Are, It's How Good You Want To Be。)

Emielab本身就是深圳众多孵化器之一,吸引了来自国内外许多制造者来此寻找制造技术和提高效率的方式。密西根大学信息学院助理教授西尔维娅·林德特纳(Silvia Lindtner)从2010年就开始研究中国制造行业发展态势,她说:“自从建立以来,深圳始终是个实验之地。深圳也是个开放的城市,与中国其他地方截然不同。”

任何地方都无法复制深圳模式

与中国许多城市一样,当地政府在塑造深圳形象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在邓小平提出改革开放政策后,中国1980年将深圳建为首个经济特区。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来这里寻求经济机遇,这个与香港比邻的客家人小渔村迅速发生了变化。

深圳拥有洛杉矶类似的地理足迹,但其人口却超过洛杉矶2倍,达到1200万人。深圳位于珠江三角洲内,这里包括全球金融之都香港、世界最大博彩城市澳门、中国最重要港口城市之一、贸易中心以及拥有大量工厂的广州、制造业中心东莞。它拥有类似硅谷的人才、纽约那样鳞次栉比的大银行、底特律和匹兹堡的制造工厂、拉斯维加斯的赌场以及长滩的航运港口等。

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总监伊藤穰一(Joi Ito)最近到访深圳称:“就像在其他任何地方都无法再复制一个硅谷那样,在这里逗留了4天后,我相信任何其他地方也无法复制深圳的生态系统。”

历史上,珠江三角洲就曾充当过世界工厂,生产玩具、家具以及电子产品等。除了劳动地成本低外,其规模庞大、专业性强也是苹果选择在这里代工制造其产品的重要原因。如果某种东西被打上“中国制造”的烙印,它很可能就是在珠江三角洲制造的。如果是某种技术,那它很可能是在深圳开发的。

世界经济论坛和西门子等都曾发布报告,建议将“中国制造”的术语改成“中国创造”。当地公司现在不仅要争当制造者,还要成为创造者。事实上,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部署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就继续提倡中国经济从制造型向创造型转型。现在,深圳经常被称为“硬件硅谷”。

像高磊这样的人之所以来到深圳,不仅是因为这里拥有大量工厂和生产网络,还因为这里可以快速进行科技试验和验证DIY创意。经过几次迭代后,高磊已经推出正式的智能握力器产品,他称其为锻炼玩具。但在深圳推出有什么好处吗?他的团队遵循传统的硬件测试惯例,在联合办公空间的走廊中测试握力器,并进一步精炼创意。他们随后将产品带到5万多人参加的深圳制汇节上,对自己的创意进一步测试,并从国内外获得反馈。

关键时刻到了:高磊等人将支持蓝牙功能的握力器添加到hi.taobao.com上,这是类似Kickstarter和Indiegogo的众筹网站。来自全国400多位买家支持高磊的创意,购买了售价30美元的握力器,而Imlab也成功获得1.6万美元种子轮筹资。当这个创意经过检验后,他们可以迅速在深圳工厂中生产产品,并寻求更多资金扩大产量。

与寻求投资同样重要的是,Imlab目前正寻求用户提供的反馈。他们设立了微信群,由公司通信总监蒂娜·杨(Tina Yang)负责,已经有许多城市的100名用户加入,最远的来自北京和上海。随着握力器产品售往全国,这些年轻用户可以为Imlab提供比专家更多样化的反馈,他们也很高兴与朋友共享这个玩具。

当Imlab的产品在深圳工厂中制造出来后,他们被投放到淘宝专卖店中。每个虚拟商店都像华北强商业区众多市场中的独立摊位那样,拥有自己的营销策略和受众。有淘宝提供的分析支持,这些网店可为Imlab提供其产品销售状态,比如产品销售速度,以便于他们可以按需生产和交付更多产品,或按需进行调整等。

数字平台帮助企业提高效率

令人感到惊异的是,中国制造的生产效率历来低于大多数发达国家。麦肯锡2013年公布报告成,美国制造业和通信技术行业的劳动力生产效率比中国高10到12倍。报告中指出,生产效率如此低下可能是中国公司在数字化生产方面行动过慢所致。但是这种情况正在改变,类似微信、淘宝以及亚马逊的数字平台已经帮助企业大大提高生产和营销效率。领先的国际化网络、用户生成会议平台BarCamp联合创始人多丽丝·王(Doris Wang)解释称:“你可以在网上买到任何制作DIY产品的材料,比如制作箱包的皮革、制作机器人的传感器等。”

在互联网上,你可以找到资源部件、测试理念、收集用户反馈、筹集资金以及分销产品的各种工具,就像在珠江三角洲实体摊位和托运人网络那样。这已经帮助形成非正式的经济,被称为“深圳速度型经济”。

我们以前可能看到过这种现象:随着生产和分销成本下降,创造力就会上升。举例来说,视频在网络上取得成功的因素包括数码相机、编辑工具、网络宽带以及YouTube。在数字工具出现之前,录制、编辑以及传播视频的成本非常高。现在数码相机和编辑工具变得越来越便宜,因为它们现在已经出现在手机上,录制视频变得更容易、更有趣。宽带上传视频的时间更少,YouTube等平台也可通过稳定的软件、良好的压缩以及观众访问解决分销问题。在视频的新世界,YouTube还没有取代许多大玩家,其被浏览最多的视频几乎都是商业音乐家的作品。但是同时,它也为其他人发布视频腾出更多空间。现在,对于更小的创作者来说,已经具备吸引大量观众的途径。

在中国,类似华为(世界最大智能手机制造商)、DJI(世界最大无人机制造商)等大公司的运营情况与碧昂丝发布新歌很像。他们都拥有庞大用户群、通达全球的营销渠道、为其效力的职业军团等。因此,当他们在互联网上取得瞩目成就时无需感到惊讶。但当碧昂丝的视频发布后,想想其粉丝的反应,YouTube上的覆盖报道以及混音版本等。快速搜索有关碧昂丝的内容,可以获得230万条结果,有些基本上就源自拷贝。

这些混音和拷贝看起来就像深圳的“山寨文化”,尽管很容易让人产生轻视,但对于硬件来说,山寨行为也包括开放的模拟系统。V&A Gallery负责人路易斯·蒙吉奥尼(Luis Mengioni)将创作包括电路板和容器在内的生态系统比作拥有无穷可能的菜谱。这种迭代和混合生产模式同样有助于创造。举例来说,双SIM卡手机,它用了数年时间才被主流厂商所采用。

淘宝、京东、微信以及其他在线平台制造硬件的方式,与YouTube和Vine等平台创作视频十分相似。高效的递送服务令为每个人运送产品变得更加容易。他们共同为实验性硬件创造了渠道,并可迅速获得用户的反馈和适应他们的需求。技术专家大卫·李(David Li)说:“创意可能来自任何地方,可能来自分销商、客户,也可能来自一次对话。”随着硬件创意的传播和被“混音”,它们会在网络上看到更多“模拟体”。此后,许多产品成为可持续发展的企业,受到活跃用户、性能分析师以及外部机构的积极支持。

机遇中暗藏危险 但前景乐观

在这种模式中,面临着所谓的“达尔文市场”危险,即个别人在不间断的周期中承担所有风险。更多老牌公司可以投资少数幸运的产品,利用法律和金融手段扼杀竞争对手。对于女性和工人阶级来说,这种结构不平等让他们更难获得投资或成为创始人。生活在城市中的人拥有很大优势,比如可以利用联合办公空间和商友网络。如果有些公司无法提供国外的卫星办公室,语言障碍和限制访问国外网络平台可能限制他们接触全球买家的能力。

与硅谷类似,对于企业来说,他们越来越担心深圳不断上涨的租金价格,目前深圳房租已经达到全国最高水平。有些公司正考虑搬离中国前往亚洲其他地区,甚至北美地区。此外,这里知识产权侵犯率较高,安全标准也比较松懈,电子垃圾不断增加。随着加强监管和劳动力成本上升,珠江三角洲生产生态系统的经济和环境可持续性发展也受到质疑。

当然,深圳的创业者们也不免经历失败。像任何初创企业那样,Imlab也经历了起起落落,高磊最近解散了团队,因为其锻炼玩具收入平平。现在,他开始与外部合作伙伴致力于改进电路板质量,并探索开发监控血压甚至性健康的产品。对于深圳与利用互联网打造的硬件产业的未来,高磊继续保持乐观态度。他说:“它为中国人提供了良好机遇,可让我们打造自己的品牌,从中国制造变为中国创造。我们不知道它看起来到底如何,但我们知道那绝对不同。”(小小)

【责任编辑】网易科技

推荐新闻
  • 我院参加2015年江苏省计算机学会年会
  • 计科学院参加2015年大数据与网络空间安全发展论坛
  • 温暖如家,计科喜迎新生
  • 计科学院顺利召开新学期第一次学生工作例会
  • 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暑期选派教师赴青岛、南京等企业交流
  • 陈伏兵院长参加2015年第二期工程教育专业认证专家培训会
  • 【专业素质大赛】计科学院成功举办软件设计竞赛
  • 奋勇拼搏 青春飞扬——计科学子在运动会获得佳绩
  • 2014级新生见面会圆满成功
  • 计科学院”梦起航,心飞扬“毕业生晚会浓情开幕